余馬提

「獵人文化」是滿足的一家大小的溫飽

撰稿|許育銀 攝影|許育銀 編輯|沈婷茹

【真的可以種水蜜桃?】

馬提亞的店經營者,余馬提(布農族語:打麻將)與王素貞夫妻一家在經歷了多次找生路,總算找到在部落裡生存的方式。打麻將在當完兵之後就帶著老婆回到部落從事農業活動,在農村再生計畫之前,以種植玉米為主,但隨者外國玉米低價進口,農會收購價崩盤,被迫改變種植的內容。在農村再生計畫後投入水蜜桃的種植,從尋找品種到栽種成功歷經多次實驗,期間最常聽到的冷言冷語是:「這裡可以種水蜜桃?」

不過,老婆王素貞在過程中始終扮演賢內助的角色,一路相挺扶植,讓「打麻將」學習種植技術,在歷經多次接枝實驗,總算讓他嚐到水蜜桃的甜味。如今水蜜桃已在崁頂成功種植,但回想當初,為了養活一家大小,賴以維生的方式多樣,像開雜貨店、務農、利用農閒時課辦理體驗活動樣樣來,只要能支撐打麻將研發水蜜桃,老婆都不辭辛苦,而今想起,雖然還是覺得苦,但絕地逢生後的甘甜,讓他們更珍惜大地送給他們珍貴的禮物。


【尊重大地,所以富足】

尊重大地,為他們帶來的是心理上的富足,從柑橘類、甜柿、水蜜桃等果樹,到小米、栗子南瓜、芋頭,都是他們種植的作物,他們說以夫妻兩人的力量為主,能種植多少就種多少,並使用友善土地的管理方式,保持對土地生養的彈性,輪流到各個田地進行栽種,讓每一塊土地都能獲得休息,除此之外,依循傳統的方式看待自然萬物,如「分散被吃的風險」、「斬草不除根」及「夠吃就好」的等態度。

就拿「分散被吃的風險」來說,夫妻兩會在稻米栽種後的一個月種植小米,理由是小鳥們不會只吃自己的小米,牠們會雨露均霑,就算自己的小米真的被吃了,也不會被大批襲擊。而「斬草不除根」,下一句是「春風吹又生」,他們不怕草再度長出來,長出來代表這塊土地很天然,而且超過膝蓋的草都是肥料,所以他們選擇將「斬下來的草」作為大地的養分。

而「夠吃就好」所提倡的就是自給自足,依循時令種植,閒暇時刻打獵補充糧食,即使面對即將斷炊的危機,依然能處變不驚,因為他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,他們還能透過打獵、捕抓老鼠、松鼠來養活一家老小。


【依循生物生長時序狩獵 知足才能常樂】

提到「打獵」,現代社會極少有機會接觸,就連靠山吃山的部落居民,真的了解「狩獵」意涵的也是少數又少。「打麻將」是少數繼承傳統文化的獵人,時至今日都保有此傳統。在每年4、5月這段時間,是布農族允許打獵到山林裡打獵的時刻,因為這時候的獵物最為肥美,也還沒進入生養期,像是不會誤殺母山豬,造成小山豬沒有媽媽的狀況。亦可避免獵殺一些還在生長階段的動物。

此外,在這段期間狩獵還有一個目的,就是在種植小米的工作告段落,到山裡打獵,獲取的獵物透過加工保存後,成為一家人食物的來源,這時候舉辦「射耳祭(註1)」,除教導年後的族人狩獵的方式之外,也祈求一年豐收,一家大小都有飯吃,不用餓肚子。

訪談最後,發現一件事,這群樂天知命的朋友要的真的不多,只要一家溫飽,有東西吃,就足夠;而夫妻倆最大的興趣是什麼?他們說唱唱歌,太太有空織織布,小孩們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,部落的孩子還記得傳統歌謠及文化這樣就足已。或許,原來真的幸福沒有其他的就是「知足」才能常樂。


註1 :射耳祭:射耳祭又稱打耳祭,布農族的傳統祭儀之一,是每年最盛大的狩獵與尚武祭典,主要祈求狩獵豐收。大約在每年的四、五月間由頭目召集部落裡所有男性族人到祭場舉行祭儀。

DSC_3760.jpg

© 2021 by Create Education and Management Foundat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