腳大嫂

鹿野鄉間實在的腳印——專訪腳大嫂農園

撰稿|沈奕如 攝影|沈奕如、李佩儒 編輯|于國華、沈婷茹

【鳳梨酸甜滋味的秘辛】

陰涼的週日午後,腳大嫂的小農們與我們約在車站附近,開著車接我們到鳳梨田裡參觀今年即將熟成的鳳梨,隨機來一場農場導覽解說與體驗。

到了金鑽鳳梨田,穿著棉褲的我,一走進去還來不及掀開鳳梨的防曬套袋一探究竟,便已嘗到了針扎的滋味,痛得我趕緊退了兩步,這才發現鳳梨的葉緣有著倒鉤般的硬刺。芝齊見狀神色自若說:「所以我們夏天採收時都要穿兩條牛仔褲和兩件上衣。」

在腳大嫂的田中,除了鳳梨綠葉茂盛,雜草的綠也參雜其中。年輕人的反骨精神,就從和別人種不一樣的鳳梨開始。她們選擇使用友善大地的自然農法,種植過程中不噴灑農藥、不施肥,讓鳳梨長得漂亮的秘訣就是勤砍草,看準時節做事。「我們最主要都是用人工除草,砍草後不會讓太多雜草占據土壤 ,我覺得這樣也會讓生態比較平衡一點,土讓改善後就會有一些蚯蚓、昆蟲,這樣生長出來的東西會更好、吃出來也是最原味的。」秉勳剛說完不久,在一旁芝修拉起了會纏死鳳梨的小花蔓澤蘭,長度足足有一公尺多,一圈圈牢靠地繞在鳳梨的莖上。

鳳梨的生長期約為一年八個月,怕水但沒有什麼害蟲,唯獨怕老鼠啃咬後果肉裸露,再被蟲啃咬,聽起來好像耕種時會很輕鬆,但實際上用自然農法種植的鳳梨,每年僅能收成六成左右。在農園裡,有兩種不同品種的鳳梨:一種是大家喜愛、甜度較高的金鑽鳳梨;另一種是口感酸甜的土鳳梨。照顧時要忍受被鳳梨扎的疼痛、小黑蚊的攻擊,最難熬的是炎炎夏日,採收時頂著太陽的後背簡直像是火燒一般炙熱。

【花了三年證明對務農的認真】

芝齊、芝修的爸爸因為知道做農很辛苦,所以年輕時一股腦兒地想送女兒們到都市裡就學、工作,他起初聽聞女兒們要回來做農,生氣了好一陣子,然而也是因為疼愛她們,在腳大嫂成立的第三年,終於同意女兒們在家中新設烘果乾的工作室。兩姊妹笑說:「他們就是看我們能撐多久!到了第三年才發現我們好像是認真的。」

兩姊妹因為父親的期盼,使得過去的所學和現在所用完全不同。做農的過程跌跌撞撞,全靠經驗累積。芝齊說:「最慘的就是第一年,因為不熟悉鳳梨的特性,那年大雨後鳳梨泡水,結果送到客人的手中鳳梨已經臭掉了,那時我們經常接到客訴。」即便如此,挫折並沒有削弱他們做農的意願,三人反而主動到其他農家幫忙除草,藉此多累積經驗。

【檸檬園裡的蟲蟲危機】

往裡面走,離開了鳳梨田,後方種植了無籽檸檬。原生種的檸檬並不會結果,所以要用接枝的方式讓它結果。在檸檬樹接近根部的地方,纏了一圈圈的黑色網袋。網袋較疏的樹根,時不時會有白斑星天牛爬出來,牠們會在檸檬樹的根部產卵,幼蟲會從樹根內部開始啃咬,使得整株檸檬樹缺乏養分死掉。發現天牛的兩姊妹,兩人合力抓出天牛,快速送天牛上西天,她們拋下「命案現場」後,拿了兩顆檸檬給我們,開玩笑說是封口費,然後繼續帶我們逛園子。

開車去另一處,我們走下山坡到了四季檸檬種植的地方,空氣中飄來檸檬花香,現在正是檸檬開花的季節。走進到園子發現枝頭上有許多頭部寬扁、綠色的椿象,芝修解釋道:「椿象會叮咬檸檬,然後檸檬就會變得乾黃,完全沒有風味。」椿象處理起來比較麻煩,因為被汁液噴到會有灼燒感,要我們小心別碰到。


這個時節除了天牛、椿象外,還有一種是會讓檸檬賣像不好的銹蟎,被害的果實表皮會比一般的要來的厚,呈現鯊魚皮狀,但也因為果皮變厚,免於了被其他害蟲叮咬的危機,所以一般來說農家都會將這些留著自己食用。她們也拿了一顆給我們,說:「自然農法種出來的檸檬,風味就是不一樣!」


【一步一腳印 才有甜甜的未來】

腳大嫂農園今年邁入第六年,從去年起開始辦理農事體驗,他們希望把友善耕作的理念也傳達給消費者。「讓他們看到我們的努力、感動到,他們才會去實踐及支持有機、友善的小農。」腳大嫂小農們的努力逐漸被其他地方看見,近期有外縣市的國小和他們談食農教育的合作計畫,我問她們會不會想擴大推廣,比如說進到更多的學校或社區?她們謙虛的說:「要接觸(學校食農教育),才知道怎麼調整。」

他們近期最大的目標是拿到有機認證,期望能擴大通路,讓作物能賣得更好,讓更多人知道腳大嫂農園。在我們離開前,她們熱情邀請我們在七、八月熱氣球節時,回到農園體驗採收,一起吃酸甜不咬舌的鳳梨,一起說笑。

DSC_3760.jpg

© 2021 by Create Education and Management Foundation